相聲《詩詞》

              相聲《詩詞》

              1.古詩詞 小品 相聲

              【相聲文本】五行詩 甲:有這么一句話。

              乙:啊,什么呢? 甲:文人盡其文。 乙:對。

              甲:吟人盡其吟。 乙:唉,是是。

              甲:您看我這個人了吧。 乙:啊,您? 甲:你看看。

              乙:嗯。 甲:啊。

              乙:啊。 甲:這個風度。

              乙:啊,這個風度。 甲:這個氣質。

              乙:嗯。 甲:也是一個—— 乙:唉,也別說,我還真看出您干什么來了。

              甲:眼力多好。 乙:唉,那是。

              甲:您說我在—— 乙:東站。 甲:哦。

              乙:嘿,倆字兒。 甲:哦,站長。

              乙:小偷兒。 甲:這個人,這個語言哪。

              乙:唉,唉。 甲:他也不講文明。

              乙:不不,有學問的人哪,沒有在這兒自夸的。 甲:可恥呀。

              乙:哎呀呀呀呀,又可恥了。 甲:唉呀,跟您沒法兒談話。

              乙:哎呀嗬,怎么呢。 甲:我這個人哪,嗯,每天。

              乙:干什么? 甲:起居。 乙:嗯。

              甲:行動。 乙:啊。

              甲:各方面。 乙:是是。

              甲:都有規律。 乙:哦,那就好 甲:呵呵呵。

              乙:嗯,有什么規律? 甲:早晨起來呀。 乙:啊。

              甲:我要打打拳。 乙:嘿,鍛煉身體。

              甲:舞舞劍。 乙:好。

              練一練。 甲:酌酌棋。

              乙:是,開動腦筋。 甲:釣釣魚。

              乙:嘿,這是好的消遣。 甲:繪繪畫。

              乙:嘿,對。 甲:寫寫字。

              乙:不錯。 甲:照照相。

              乙:嗯。 甲:尿尿炕。

              乙:尿,啊?先呆會兒吧。尿炕?! 甲:不是。

              乙:嗯? 甲:啊,算算帳。 乙:嗨,沒事兒你算帳干什么樣呀。

              甲:唉,那不成啊,那您這不懂啊。 乙:啊。

              甲:不懂啊。 乙:嗯? 甲:欠人家的應該怎么還人家。

              乙:啊。 甲:人家欠我的。

              乙:啊。 甲:應該怎么要。

              乙:呀嗬。 甲:嗯。

              乙:呵呵,這么說您,有點兒學問。 甲:也不敢說有點兒。

              乙:啊啊。 甲:學問怎么叫有點兒呀。

              乙:嗯。 甲:在座的有很多大學生,有很多的教授。

              人家沒說我這學問,多點兒。 乙:哦,您呢? 甲:就是每天哪。

              乙:啊。 甲:要吟吟詩。

              乙:哎呦。 甲:會會友哇,以文會友嘛。

              乙:嘿呀。你還能夠作詩? 甲:呵。

              乙:啊? 甲:您,別生氣呀。 乙:啊,我干嗎生氣呀。

              甲:作詩呀。 乙:啊。

              甲:呵呵呵。 乙:您? 甲:我怎么外號叫詩人呢。

              乙:哦。詩人? 甲:我座哪兒哪兒濕呀。

              乙:啊,這回好,不尿炕又尿褲子了啊。 甲:誰尿褲啊。

              乙:座哪哪濕呀。 甲:我座到哪就想起作詩來。

              乙:哎呦,嚯。 甲:您不相信,當著各位啊。

              乙:啊。 甲:你,你別客氣。

              乙:這么樣。 甲:咱們比劃比劃。

              乙:哦,要跟我比劃比劃。 甲:唉。

              乙:可以呀。 甲:出個題。

              乙:叫我出個題目。 甲:你出題,我馬上答復你。

              乙:咱們就打這個五行上來說。 甲:五行? 乙:金、木、水、火、土。

              甲:這個沒嘛兒。 乙:啊,沒嘛兒。

              甲:五行嘛。 乙:啊。

              甲:五行,兩儀,四象、八卦。 乙:唉,不不不,那挨不上。

              咱不要作詩嘛。 甲:哦,由這個。

              乙:由這五個字呀,做為題目。 甲:哦。

              乙:我出個主意。 甲:可以。

              乙:咱們先說這個金。 甲:哦,金。

              乙:我說四句詩。 甲:嗯。

              乙:其中要有一位古人。 甲:嗯,過去的。

              乙:可你呢,隨著,還是要說四句詩。 甲:哦,跟你那一樣。

              乙:唉,也要一位古人。 甲:嗯。

              乙:這古人,兩個古人要一朝一代。 甲:這就難了這個。

              乙:還得和轍押韻。 甲:嚯。

              乙:最后還要加上四個小字兒。 甲:嗬。

              乙:唉。 甲:這個難度特別大。

              乙:這么樣我說著你不清楚吧。 甲:哦,你來來樣子。

              乙:我說個樣子,你聽聽。 甲:嗯,你漾一回。

              乙:哦,這叫什么話呀。 甲:漾,漾漾。

              乙:來個樣子。 甲:唉,你來個樣子,讓,看看。

              乙:唉,可以呀。哎,干嗎我還得來個樣子呀。

              甲:就說你來一套我先聽聽。 乙:唉,可以呀。

              甲:我聽聽你這個。 乙:咱由這金字兒說啊。

              甲:可以可以。 乙:金錘一對上下翻。

              甲:這是頭一句。 乙:對。

              甲:那么第二句我聽一聽,是? 乙:兩軍陣前砸金蟬。 甲:嗯,錘震金蟬子。

              乙:對。 甲:三一句呢? 乙:誰人不知岳云勇。

              甲:嗯。古人是岳云。

              乙:唉。 甲:四一句? 乙:力大無窮拔泰山。

              甲:好。 乙:唉,怎么樣。

              甲:好好好好。 乙:啊。

              甲:錘震金蟬子啊。 乙:唉,古人是岳云。

              甲:你聽我的。 乙:你說吧。

              甲:比你那個清楚。 乙:唉,好,那您就說吧。

              甲:比你講的明白。 乙:行咧。

              甲:聽著啊。 乙:唉。

              甲:金錘一對上下翻。 乙:二句? 甲:兩軍陣前砸金蟬。

              乙:嗨,三句? 甲:誰人不知岳云勇。 乙:嗯,四? 甲:力大無窮拔泰山。

              乙:您這古人是? 甲:岳云(同時) 乙:岳云(同時),走吧你。你找什么啊? 甲:房漏了? 乙:沒聽說過呀。

              甲:什么玩意兒,啪一下子。 乙:哦,我說完了你在說呀? 甲:不是這樣。

              乙:你得另找。 甲:哦。

              乙:唉,唉。 甲:我得另找。

              乙:也得由金字兒上頭來說。 甲:也可以。

              乙:嗯。 甲:金哪啊, 乙:金。

              甲:金槍一桿抖威風。 乙:哦?二句? 甲:殺退兀術百萬兵。

              乙:嗯。三句? 甲:秦檜的金牌十二道。

              乙:嗯,四句? 甲:岳飛死在波亭。 乙:嗯,我古人是岳云。

              甲:我是岳飛。 乙:嗯?聽我這四個小字兒。

              甲:你四個小字兒我聽聽。 乙:父子英雄。

              甲:兒啊。 乙:啊。

              甲:隨父盡忠。 乙:不去。

              我說。

              2.關于相聲的詩詞

              甲:聽說你最近在猛啃古詩,準備參加學校的古詩文大賽?乙:嗯。

              (得意地點點頭)甲:啃得怎樣?乙:還可以吧。甲:經得起我考一考嗎?乙:當然。

              甲:聽說你老家在安徽,到無錫來讀書,想不想家?乙:你不是多此一問嗎?甲:那我來考一考有關思鄉的古詩文,我出上句,你對下句。乙:行,保你滿意。

              甲:渭城朝南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乙: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甲: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乙: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甲: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乙: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甲: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只隔數重山。乙: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甲:不錯,不錯。

              你喜歡梅、蘭、竹、菊嗎?乙:我可喜歡了。甲:你能背一背有關它們的詩詞嗎?乙:那還不容易。

              瞧我的。甲:梅。

              乙:《墨梅》:我家洗硯池頭樹,朵朵花開淡墨痕。不要人夸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

              甲:蘭。孤蘭生幽園,眾草共無沒。

              乙:雖照陽春暉,復悲高秋月。甲:很有韻味。

              請背與竹有關的詩詞。乙: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韌,任爾東西南北風。甲:請你背一下李商隱的有關菊的詩句。

              乙: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黃。乙、甲:陶令籬邊色,羅含宅里香。

              甲:看不出你還真有一套。大自然真是造化人啊,你看,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景色多美妙。

              乙:說到這個,我又要用一肚子的詩來贊美了。甲:真的?那你來說說看。

              乙:那你聽好了。唐/韓愈《早春》)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甲、乙: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甲:楊萬里《曉出凈慈寺送林子方》乙: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寫秋天的可多了,你要聽那一首?甲:容易一點的《山行》就可。

              乙:那你聽好了。遠上寒山石徑斜,白云深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甲:佩服、佩服。

              乙:冬天的詩句我也來背一點,你來猜一猜我背的是誰的作品。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甲: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我知道,這是唐朝柳宗元的作品。

              乙:我告訴你啊,其實要我背古詩詞并不難,我還會根據詩詞來吟唱呢?甲:真的?你還有這樣的本事?乙:要不,我來一段。(唱《春曉》《憶江南》)我剛才唱的是什么?甲:《憶江南》、《春曉》。

              乙:對,它教育我們要珍惜糧食。甲:這句詩還貼在了我們學校食堂的墻壁上呢,讓它成為警世恒言。

              乙:要背誦、吟唱古詩對我來說是小事一樁。我還會根據古詩畫畫呢。

              (出示)甲:畫畫?你有這個本事?我有,你也有。乙:你看(出示自己畫的畫)靈不靈?甲:靈。

              乙:妙不妙?甲:妙。古詩詞是中華民族的寶貴財富。

              作為一個中國人就應該好好地利用這個財富。乙:對、對、對,我熟讀了唐詩三百首,你看,我不也成了詩人?甲:詩人?你是詩人?乙:不信?你聽聽我作的詩。

              吟千古美文,抒人文情懷。當時代主人,為中國爭光!甲、乙: 吟千古美文,抒人文情懷。

              當時代主人,為中國爭光。

              3.關于相聲的詩詞

              1. 關于“相聲”的詩詞目前只找到四個。

              2. 《句》詩人: 陸世良 朝代: 宋代 體裁: 無

              七相聲名俱屬此,尚期他日更添君。

              3. 《寄都省羅太尉》詩人: 釋智愚 朝代: 宋代 體裁: 無

              海涵山育氣如春,內相聲華中外聞。綱紀禁庭天寵密,金當長染御爐熏。

              4. 《新鎮江通判蔡挽詞》詩人: 周必大 朝代: 宋代 體裁: 無

              計相聲名久不磨,慶余豐報屬君多。原鸰重遇非常主,庭鯉仍收最上科。但使家聲常燀赫,不辭官路獨蹉跎。仁人天豈惜眉壽,自要曾孫同逝波。

              5. 《一九六五年春節與北京曲藝團諸友歡聚得句》詩人: 老舍 朝代: 現代 體裁: 無

              彈唱迎春節,東風天地新。單弦流雅韻,快板奮精神。學逗相聲巧,因緣啼笑真。蓮花落不盡,創造總驚人!

              4.2018相聲我愛詩詞主要內容

              (注:斜體括號的文字為詩句的作者和原出處。)

              馮鞏:馮鞏——乘舟——將……(觀眾鼓掌)馮鞏:想死你們啦!馮鞏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大家送掌聲啊!(改編李白《贈汪倫》[4] )哈哈……(觀眾鼓掌。

              賈旭明上場)賈旭明:好!太好了。賈旭明給大家拜年啦!好!馮叔,您這詩作的比李白都好啊,你們同意嗎?觀眾:同意!馮鞏:(指著觀眾)你看你看,你帶頭還同意?假了!賈旭明:怎么了?馮鞏:李白是詩仙,我比他好你還同意?準確地說,(賈旭明:嗯)都挺好。

              賈旭明:對嘛!馮鞏:全面了。賈旭明:馮叔,(馮鞏:嗯)我能跟您賽賽詩嗎?馮鞏:怎么賽?賈旭明:我想跟您比一比,古典詩詞當中帶數字“一”的詩句。

              馮鞏:誰先說?賈旭明:我先說。“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王之渙《涼州詞》[5] )我有“一”了。馮鞏:“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6] )我倆“一”。賈旭明:“倆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

              (李白《山中與幽人對酌》[7] )我仨“一”。馮鞏:“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

              (英國布萊克《天真的預言》)四個!(觀眾鼓掌)賈旭明:“一俯一仰一場笑,一江明月一江秋。”(陳沆《一字詩》[8] )我五個一。

              (觀眾鼓掌)馮鞏:“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周華健《朋友》[9] ),六個。哈哈……賈旭明:您這是歌詞。

              馮鞏:詩歌詩歌,有詩就得有歌。不跟你玩了,瞧你這個形象吧!長得跟鼴鼠似的,哈哈……(曹隨風上場)曹隨風:咦,乖乖!你干啥去?馮鞏:贏了咱就跑,曹隨風:你贏啥了呀?拿歌詞跟人家比詩,丟不丟人吶?幸虧我來了,沒事,我幫你,我就不信咱倆干不過他一個!馮鞏:就你這個長相,長得跟土豆似的,還跟人家干呢,你弄啥呢乖乖?(觀眾鼓掌)曹隨風:我這個長相咋了?我這個長相,接地氣!對吧?(觀眾:對!)你再說了,他拿準備好的詩跟你比,你咋贏啊?要比換個比法,咱跟他比地名詩句。

              馮鞏:這個我不熟啊。曹隨風:我熟!我都準備半年多了。

              馮鞏:咱跟他比!曹隨風:贏死他。馮鞏、曹隨風:咦——中!馮鞏:嘿!還敢比嗎?鼴鼠先生?賈旭明:比什么啊?馮鞏:比地名詩句。

              賈旭明:誰先出題啊?曹隨風:咱先出題啊,(馮鞏:誒)先下手為強。馮鞏:我們先出!(轉向曹隨風)什么地方?曹隨風:絲綢之路的起點,西安。

              馮鞏:得勁!(轉向賈旭明)西安,有詩嗎?賈旭明:張嘴就來。“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孟郊《登科后》[10] )(觀眾鼓掌)馮鞏:他說上來了。曹隨風:他說錯了,咱問的是西安,他說的是長安。

              馮鞏:你說錯了,我們問西安,你說的是長安。哈哈……賈旭明:古長安就是西安。

              馮鞏:(轉向曹隨風)他說古長安就是西安?曹隨風:他說的對,我剛想起來,古長安就是西安。(觀眾笑,并鼓掌)馮鞏:那,那我們就輸了?曹隨風:輸啥?他還沒出題呢!馮鞏:對對對,(轉向賈旭明)什么地方?賈旭明:涼州。

              馮鞏:涼州?曹隨風:涼粥不好吧?(曹隨風把“涼州”聽成“涼粥”了)你問他能不能熱熱?馮鞏:你能不能……(突然轉向曹隨風)地名涼州!曹隨風:那我得想想……馮鞏:想什么啊!“涼州七里十萬家,胡人半解彈琵琶”(岑參《涼州館中與諸判官夜集》[11] )!涼州!賈旭明:好!行,該你們說地名了。馮鞏:我這個地方是……曹隨風:玉門關。

              賈旭明:“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賈旭明、觀眾:玉、門、關!(王之渙《涼州詞》[5] )馮鞏:你看你,把親友團都招來了!你這地名也太簡單了!曹隨風:簡單咋了?簡單咋了?賈旭明我告訴你,你聽著,你贏了!馮鞏:對嘍!什么叫他贏了呢?曹隨風:他說上來了。馮鞏:這么簡單能說不上來嗎!曹隨風:沒事,該他說地名了。

              馮鞏:什么地方?賈旭明:陽關。馮鞏:陽……關?曹隨風:陽關太簡單了。

              在座的誰不知道陽關的詩啊?馮鞏:你會啊?曹隨風:張嘴就來啊。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觀眾鼓掌)馮鞏:你這是詩嗎?曹隨風:這詩我不會啊……馮鞏:我會啊,“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王維《送元二使安西》[12] ),陽關!觀眾:好!賈旭明:行行行,該你說地名了。馮鞏:我這個地名是……(曹隨風要開口)你閉嘴!(多次阻止曹隨風)我這個地名是……曹隨風:樓蘭。

              賈旭明:黃……馮鞏:閉嘴!“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王昌齡《從軍行》[13] ),我孫子都會。曹隨風:那……馮鞏:找他不會,難一點的!你聽著:碎葉城。

              賈旭明:哪兒?馮鞏:碎葉城。賈旭明:這可快出去了!馮鞏:有詩嗎?賈旭明:有!“胡瓶落膊紫薄汗,碎葉城西秋月團。

              明敕星馳封寶劍,辭君一夜取樓蘭。”(王昌齡《從軍行》[14] )(觀眾鼓掌)馮鞏:人家連樓蘭都說了。

              曹隨風:還不如直接說樓蘭呢。真是!馮鞏:你剛才怎么不堅持呢!曹隨風:你不讓我堅持的啊!哎呀,沒事兒,該他說地名了。

              馮鞏:什么地方?賈旭明:我接下來說這個地方啊,你還別說是地名詩句,你要能說出一。

              5.2018相聲我愛詩詞主要內容

              (注:斜體括號的文字為詩句的作者和原出處。)

              馮鞏:馮鞏——乘舟——將……(觀眾鼓掌)馮鞏:想死你們啦!馮鞏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大家送掌聲啊!(改編李白《贈汪倫》[4] )哈哈……(觀眾鼓掌。

              賈旭明上場)賈旭明:好!太好了。賈旭明給大家拜年啦!好!馮叔,您這詩作的比李白都好啊,你們同意嗎?觀眾:同意!馮鞏:(指著觀眾)你看你看,你帶頭還同意?假了!賈旭明:怎么了?馮鞏:李白是詩仙,我比他好你還同意?準確地說,(賈旭明:嗯)都挺好。

              賈旭明:對嘛!馮鞏:全面了。賈旭明:馮叔,(馮鞏:嗯)我能跟您賽賽詩嗎?馮鞏:怎么賽?賈旭明:我想跟您比一比,古典詩詞當中帶數字“一”的詩句。

              馮鞏:誰先說?賈旭明:我先說。“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王之渙《涼州詞》[5] )我有“一”了。馮鞏:“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6] )我倆“一”。賈旭明:“倆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

              (李白《山中與幽人對酌》[7] )我仨“一”。馮鞏:“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

              (英國布萊克《天真的預言》)四個!(觀眾鼓掌)賈旭明:“一俯一仰一場笑,一江明月一江秋。”(陳沆《一字詩》[8] )我五個一。

              (觀眾鼓掌)馮鞏:“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周華健《朋友》[9] ),六個。哈哈……賈旭明:您這是歌詞。

              馮鞏:詩歌詩歌,有詩就得有歌。不跟你玩了,瞧你這個形象吧!長得跟鼴鼠似的,哈哈……(曹隨風上場)曹隨風:咦,乖乖!你干啥去?馮鞏:贏了咱就跑,曹隨風:你贏啥了呀?拿歌詞跟人家比詩,丟不丟人吶?幸虧我來了,沒事,我幫你,我就不信咱倆干不過他一個!馮鞏:就你這個長相,長得跟土豆似的,還跟人家干呢,你弄啥呢乖乖?(觀眾鼓掌)曹隨風:我這個長相咋了?我這個長相,接地氣!對吧?(觀眾:對!)你再說了,他拿準備好的詩跟你比,你咋贏啊?要比換個比法,咱跟他比地名詩句。

              馮鞏:這個我不熟啊。曹隨風:我熟!我都準備半年多了。

              馮鞏:咱跟他比!曹隨風:贏死他。馮鞏、曹隨風:咦——中!馮鞏:嘿!還敢比嗎?鼴鼠先生?賈旭明:比什么啊?馮鞏:比地名詩句。

              賈旭明:誰先出題啊?曹隨風:咱先出題啊,(馮鞏:誒)先下手為強。馮鞏:我們先出!(轉向曹隨風)什么地方?曹隨風:絲綢之路的起點,西安。

              馮鞏:得勁!(轉向賈旭明)西安,有詩嗎?賈旭明:張嘴就來。“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孟郊《登科后》[10] )(觀眾鼓掌)馮鞏:他說上來了。曹隨風:他說錯了,咱問的是西安,他說的是長安。

              馮鞏:你說錯了,我們問西安,你說的是長安。哈哈……賈旭明:古長安就是西安。

              馮鞏:(轉向曹隨風)他說古長安就是西安?曹隨風:他說的對,我剛想起來,古長安就是西安。(觀眾笑,并鼓掌)馮鞏:那,那我們就輸了?曹隨風:輸啥?他還沒出題呢!馮鞏:對對對,(轉向賈旭明)什么地方?賈旭明:涼州。

              馮鞏:涼州?曹隨風:涼粥不好吧?(曹隨風把“涼州”聽成“涼粥”了)你問他能不能熱熱?馮鞏:你能不能……(突然轉向曹隨風)地名涼州!曹隨風:那我得想想……馮鞏:想什么啊!“涼州七里十萬家,胡人半解彈琵琶”(岑參《涼州館中與諸判官夜集》[11] )!涼州!賈旭明:好!行,該你們說地名了。馮鞏:我這個地方是……曹隨風:玉門關。

              賈旭明:“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賈旭明、觀眾:玉、門、關!(王之渙《涼州詞》[5] )馮鞏:你看你,把親友團都招來了!你這地名也太簡單了!曹隨風:簡單咋了?簡單咋了?賈旭明我告訴你,你聽著,你贏了!馮鞏:對嘍!什么叫他贏了呢?曹隨風:他說上來了。馮鞏:這么簡單能說不上來嗎!曹隨風:沒事,該他說地名了。

              馮鞏:什么地方?賈旭明:陽關。馮鞏:陽……關?曹隨風:陽關太簡單了。

              在座的誰不知道陽關的詩啊?馮鞏:你會啊?曹隨風:張嘴就來啊。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觀眾鼓掌)馮鞏:你這是詩嗎?曹隨風:這詩我不會啊……馮鞏:我會啊,“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王維《送元二使安西》[12] ),陽關!觀眾:好!賈旭明:行行行,該你說地名了。馮鞏:我這個地名是……(曹隨風要開口)你閉嘴!(多次阻止曹隨風)我這個地名是……曹隨風:樓蘭。

              賈旭明:黃……馮鞏:閉嘴!“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王昌齡《從軍行》[13] ),我孫子都會。曹隨風:那……馮鞏:找他不會,難一點的!你聽著:碎葉城。

              賈旭明:哪兒?馮鞏:碎葉城。賈旭明:這可快出去了!馮鞏:有詩嗎?賈旭明:有!“胡瓶落膊紫薄汗,碎葉城西秋月團。

              明敕星馳封寶劍,辭君一夜取樓蘭。”(王昌齡《從軍行》[14] )(觀眾鼓掌)馮鞏:人家連樓蘭都說了。

              曹隨風:還不如直接說樓蘭呢。真是!馮鞏:你剛才怎么不堅持呢!曹隨風:你不讓我堅持的啊!哎呀,沒事兒,該他說地名了。

              馮鞏:什么地方?賈旭明:我接下來說這個地方啊,你還別說是地名詩句,你要能說出一。

              6.我愛詩詞相聲主要內容

              馮鞏和賈旭明、曹隨風、候林林聯袂帶來的相聲《我愛詩詞》,作品人物情感豐滿、各具性格,一個古怪精靈、一個憨中見智,一個裝瘋賣傻、一個自作聰明。不同特性的角色"雜拌"一起,頓時笑料頻出、妙趣橫生。更令人拍案叫絕的,是作品中巧妙運用了中華詩詞文化。"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雞一唱天下白""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一”字風華令,地名詩等這些為國人熟悉的中華詩詞,信手拈來、無縫嵌入,讓觀眾在放笑之余,也能體味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并與之同頻共振。,2018年春晚由馮鞏等帶來的《我愛詩詞》作品,也是春晚改革的用心之作。所謂改革創新,并不是斷線的風箏。大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小到一個單位、一個人,都需要文化的土壤,只有傳承和弘揚,才能方向不偏、動力不竭。審視《我愛詩詞》的成功,固然離不開馮鞏等明星的精彩演繹,但根子上看,還是源于深藏其中的文化魅力。是以,一經相聲等文化載體"放大",才能瞬間激蕩億萬觀眾的心靈共鳴,而民族的文化自豪感、凝聚力,也能經此得到極大的增強。

              具體內容只能看視頻。不能一一贅述。

              轉載請注明出處華中教育網 » 相聲《詩詞》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