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溪韓愈詩詞翻譯

              柳溪韓愈詩詞翻譯

              1.舊唐詩,韓愈伎原文及翻譯

              新年都未有芳華,二月初驚見草芽。

              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

              注釋

              1.芳華:芬芳的鮮花。

              2.初:剛剛。

              3.庭樹:花園里的樹木。

              4.故:因此,所以。

              5.新年:指農歷正月初一。

              翻譯

              新年已經來到,然而卻還沒有看到芬芳的鮮花,直到二月里,才驚喜地發現草兒萌發了綠芽。白雪似乎耐不住這春天的姍姍來遲,竟紛紛揚揚,在庭前的樹木間灑下一片飛花。

              背景

              前人系此?于元和十年(815),當時韓愈在朝任史館修撰,知制誥。詩寫長安春雪,特有一番細膩深微的審美意趣。既為詠雪,又須切中春字,故先從春天的感受落筆。對北方人來說,新年無芳華是正常的,但到過嶺南的韓愈卻覺得北方春來晚,直到二月才有草芽長出來,然而白雪卻不肯就此離去,它還要穿庭落樹地和春天逗個趣。詩人借鑒岑參《白雪歌》之意,擬雪為花,又進一步擬雪為人,說雪都嫌春天來得太遲了,因而要為人們裝點出一些春花春意。詩中洋溢著一種北方人在冬去春來時節的喜悅之情,這大概是嶺南人所難以體會到的。此詩當與八年后所作《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二首》參讀。

              賞析

              這首《春雪》,構思新巧。

              “新年都未有芳華,二月初驚見草芽。”新年即陰歷正月初一,這天前后是立春,所以標志著春天的到來。新年都還沒有芬芳的鮮花,就使得在漫漫寒冬中久盼春色的人們分外焦急。一個“都”字,流露出這種急切的心情。第二句“二月初驚見草芽”,說二月亦無花,但話是從側面來說的,感情就不是純粹的嘆惜、遺憾。“驚”字最值玩味。它寫出了詩人在焦急的期待中終于見到“春色”的萌芽的驚喜神情。此外,“驚”字狀出擺脫冬寒后新奇、驚訝、欣喜的感受 。這一“ 初”字,含有春來過晚、花開太遲的遺憾、惋惜和不滿的情緒。韓愈在《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中曾寫道:“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詩人對“草芽”似乎特別多情,也就是因為他從草芽看到了春的消息吧 。從章法上看 ,前句“未有芳華”,一抑;后句“初見草芽”,一揚,跌宕有致,波瀾起伏。

              三、四兩句表面上是說有雪而無花,實際感情卻是:人倒還能等待來遲的春色,從二月的草芽中看到春天的身影,但白雪卻等不住了,竟然紛紛揚揚,穿樹飛花,自己裝點出了一派春色。真正的春色(百花盛開)未來,固然不免令人感到有些遺憾,但這穿樹飛花的春雪不也照樣給人以春的氣息嗎!詩人對春雪飛花主要不是惆悵、遺憾,而是充滿了欣喜。一個盼望著春天的詩人,如果自然界還沒有春色,他就可以幻化出一片春色來。這就是三、四兩句的妙處,它富有濃烈的浪漫主義色彩,可謂神來之筆。“卻嫌”、“故穿”,把春雪刻畫得多么美好而有靈性。詩的構思甚奇。初春時節,雪花飛舞,本來是造成“新年都未有芳華,二月初驚見草芽”的原因,可是,詩人偏說白雪是因為嫌春色來得太遲,才“ 故穿庭樹”紛飛而來 。這種翻因為果的寫法,卻增加了詩的意趣。“作飛花”三字,翻靜態為動態,把初春的冷落翻成仲春的喧鬧,一翻再翻,令讀者目不暇接。

              第三、四段簡要賞析:運用了擬人的手法,“嫌”、“穿”把春雪比作人,使雪花仿佛有了人的美好愿望與靈性,同時這穿樹飛花的春雪似乎也給人春的氣息,為詩歌增添了濃烈的浪漫主義色彩,渲染了熱鬧的喜悅氣氛。

              2.韓愈 古文翻譯

              愈性弘通,與人交,榮悴不易。少時與洛陽人孟郊、東郡人張籍友善。二人名位未振,愈不避寒暑,稱薦于公卿間,而籍終成科第,榮于祿仕。后雖通貴,每退公之隙,則相與談宴,論文賦詩,如平昔焉。而觀諸權門豪士,如仆隸焉,瞪然不顧。而頗能誘厲后進,館之者十六七,雖晨炊不給,怡然不介意。大抵以興起名教,弘獎仁義為事。凡嫁內外及友朋孤女僅十人。常以為自魏、晉已還,為文者多拘偶對,而經誥之指歸,遷、雄之氣格,不復振起矣。故愈所為,文,務反近體;抒意立言,自成一家新語。后學之士,取為師法。當時作者甚眾,無以過之,故世稱“韓文”焉。

              譯文:

              韓愈的性格隨和豁達,為人處世,不會因為人的地位而改變自己的態度。年輕的時候,和洛陽的孟郊、東郡的張籍關系不錯。當時,這兩個人并沒有什么名氣,也沒有什么地位。韓愈經常在王侯將相中間為他們活動,張籍后來終于走上仕途。后來他們雖然在朝中的地位越來越高,每當結束了公務的時候,他們一起談論詩歌、文章,就像平常一樣。但對待當時有勢力的豪門貴族,就像對待仆役。而且,他們激勵后輩子弟,努力上進。投到門的門生,有十六七個,有的雖然臉飯都吃不起,但韓愈并不介意。他們在一起都為了弘揚一些有道德、獎正義的事。常常認為從魏晉以來,寫文章的人都拘泥于固定的文章體式,內容空洞,缺乏實際的東西。當時(魏晉)的風格,在當時不存在。所以含義提倡:寫文章就是直抒胸臆。自己創立一種文章,自成一家。后輩都紛紛以刺為榜樣,學習韓愈的風格,掀起一陣風潮。沒有能比得過當時的那種氣氛,所以人們都稱那種風格的問題叫“韓文”。

              3.唐才子傳韓愈譯文

              韓愈,字退之,南陽(今河南南陽)人。

              少年成了孤兒依靠嫂子撫養,每天讀書能住記住好幾千字,經通百家經典。貞元(唐德宗年號)八年考中進士。

              共三次到朝廷上書陳奏,才得以被任職。董晉上書推薦他為宣武節度推官(官職名)。

              汴州的軍隊叛亂,韓愈投奔了張建封,被任命為府推官。后來升任監察御史。

              上疏議論宮里采購的事情,唐德宗大怒,貶為陽山縣縣令。有好的政績,改任為江陵法曹參軍。

              元和(唐憲宗年號)年間,擔任國子博士、河南令。韓愈因為才能很高被人嫉妒,多次被貶官,于是寫了《進學解》來自嘲。

              丞相對他的才能很驚奇,任命他擔任考功(考核官員)、制誥(起草文書)的工作,封為中書舍人。裴度到淮西安撫軍心,上書推薦他為行軍司馬。

              叛亂被平定,升任為刑部侍郎。唐憲宗派遣使著從印度運來佛骨到皇宮,韓愈上書極力勸止,皇帝大怒,打算處死他,裴度、崔群奮力說情,于是把他貶為潮州刺史。

              到任后上書給皇上,話語說得很是懇切悲哀,皇帝下詔改任為袁州刺史。后來召他回京任命為國子祭酒,改任兵部侍郎、京兆尹、兼御史大夫等職。

              長慶(唐穆宗年號)四年去世。韓愈長得英俊偉岸,名氣蓋世,繼成了傳統的道德文章,闡明了各位圣人的本意。

              獨挽狂瀾,文辭絢麗,南北朝時期齊、梁的艷麗風格,全都因為他被擯棄了。他的文章有及其華麗的的氣勢,有非常好聽的節律,成為一代宗師,是頹廢的文壇重新振興,不是幾句話能說清楚的,也沒有合適的詞語來稱贊他。

              他的詩文多打百篇,文章的文筆氣勢,就像雷鳴閃電,屹立在天地之間,詩詞文章的高峰,因為他定下了標準。當時的功曹張署也擅長寫詩,和韓愈一同擔任御史,又一同被貶官,兩人互唱互答的詩句收藏在文集中。

              韓愈共有詩賦雜文等四十卷,現在還在世上流行。

              4.韓愈《原毀》翻譯、

              古時候的君子,他要求自己嚴格而全面,他對待別人寬容又簡約。嚴格而全面,所以不怠惰;寬容又簡約,所以人家都樂意做好事。聽說古代的圣人舜,他的做人,是個仁義的人。探究舜所以成為圣人的道理,就責備自己說:“他是個人,我也是個人,他能這樣,我卻不能這樣!”早晚都在思考,改掉那不如舜的行為,去做那符合舜的。聽說古代的圣人周公,他的做人,是個多才多藝的人。探究他所以成為圣人的道理,就責備自己說:“他是個人,我也是個人,他能這樣,我卻不能這樣!”早晚都在思考,改掉那不如周公的,去做那符合周公的。舜,是大圣人,后代沒有能及得上他的,周公,是大圣人,后代沒有能及得上他的;這些人卻說:“及不上舜,及不上周公,是我的缺點。”這不就是要求自身嚴格而且全面嗎?他對待別人,說道:“那個人啊,能有這點,這就夠得上是良善的人了;能擅長這個,就算得上是有才能的人了。”肯定他一個方面,而不苛求他別的方面,論他的今天的表現,而不計較他的過去,小心謹慎地只恐怕別人得不到做好事應得的表揚。一件好事是容易做到的,一種技能是容易學得的,他對待別人,卻說:“能有這樣,這就夠了。”又說:“能擅長這個,這就夠了。”豈不是要求別人寬容又簡少嗎?

              現在的君子可不同,他責備別人周詳,他要求自己簡少。周詳,所以人家難以做好事;簡少,所以自己進步就少。自己沒有什么優點,說:“我有這優點,這夠就了。”自己沒有什么才能,說:“我有這本領,這就夠了。”對外欺騙別人,對己欺騙良心,還沒有多少收獲就止步不前,豈不是要求自身太少了嗎?他們要求別人,說:“他雖然能做這個,但他的人品不值得贊美,他雖然擅長這個,但他的才用不值得稱道。”舉出他一方面的欠缺不考慮他多方面的長處,只追究他的既往,不考慮他的今天,心中惶惶不安只怕別人有好的名聲。豈不是責求別人太周全了嗎?這就叫不用常人的標準要求自身,卻用圣人的標準希望別人,我看不出他是尊重自己的啊!

              盡管如此,這樣做是有他的根源的,就是所謂怠惰和忌妒啊。怠惰的人不能自我修養,而忌妒的人害怕別人修身。我不止一次地試驗過,曾經對大家說:“某人是賢良的人,某人是賢良的人。”那隨聲附和的,一定是他的同伙;否則,就是和他疏遠沒有相同利害的人;否則,就是怕他的人。不然的話,強橫的定會厲聲反對,軟弱的定會滿臉不高興。我又曾經試著對大家說:“某人不是賢良的人,某人不是賢良的人。”那不隨聲附和的人,一定是他的同伙;否則,就是和他疏遠沒有相同利害的人;否則,就是怕他的人。不這樣的話,強橫的定會連聲贊同,軟弱的定會喜形于色。因此,事業成功誹謗便隨之產生;德望高了惡言就接踵而來。唉!讀書人生活在當今世界上,而希求名譽的光大、德行的推廣、難極了!

              在位的人想有所作為,聽取我的說法記在心中,那國家差不多可以治理好了!

              5.韓愈《原毀》翻譯、

              古時候的君子,他要求自己嚴格而全面,他對待別人寬容又簡約。嚴格而全面,所以不怠惰;寬容又簡約,所以人家都樂意做好事。聽說古代的圣人舜,他的做人,是個仁義的人。探究舜所以成為圣人的道理,就責備自己說:“他是個人,我也是個人,他能這樣,我卻不能這樣!”早晚都在思考,改掉那不如舜的行為,去做那符合舜的。聽說古代的圣人周公,他的做人,是個多才多藝的人。探究他所以成為圣人的道理,就責備自己說:“他是個人,我也是個人,他能這樣,我卻不能這樣!”早晚都在思考,改掉那不如周公的,去做那符合周公的。舜,是大圣人,后代沒有能及得上他的,周公,是大圣人,后代沒有能及得上他的;這些人卻說:“及不上舜,及不上周公,是我的缺點。”這不就是要求自身嚴格而且全面嗎?他對待別人,說道:“那個人啊,能有這點,這就夠得上是良善的人了;能擅長這個,就算得上是有才能的人了。”肯定他一個方面,而不苛求他別的方面,論他的今天的表現,而不計較他的過去,小心謹慎地只恐怕別人得不到做好事應得的表揚。一件好事是容易做到的,一種技能是容易學得的,他對待別人,卻說:“能有這樣,這就夠了。”又說:“能擅長這個,這就夠了。”豈不是要求別人寬容又簡少嗎?

              現在的君子可不同,他責備別人周詳,他要求自己簡少。周詳,所以人家難以做好事;簡少,所以自己進步就少。自己沒有什么優點,說:“我有這優點,這夠就了。”自己沒有什么才能,說:“我有這本領,這就夠了。”對外欺騙別人,對己欺騙良心,還沒有多少收獲就止步不前,豈不是要求自身太少了嗎?他們要求別人,說:“他雖然能做這個,但他的人品不值得贊美,他雖然擅長這個,但他的才用不值得稱道。”舉出他一方面的欠缺不考慮他多方面的長處,只追究他的既往,不考慮他的今天,心中惶惶不安只怕別人有好的名聲。豈不是責求別人太周全了嗎?這就叫不用常人的標準要求自身,卻用圣人的標準希望別人,我看不出他是尊重自己的啊!

              盡管如此,這樣做是有他的根源的,就是所謂怠惰和忌妒啊。怠惰的人不能自我修養,而忌妒的人害怕別人修身。我不止一次地試驗過,曾經對大家說:“某人是賢良的人,某人是賢良的人。”那隨聲附和的,一定是他的同伙;否則,就是和他疏遠沒有相同利害的人;否則,就是怕他的人。不然的話,強橫的定會厲聲反對,軟弱的定會滿臉不高興。我又曾經試著對大家說:“某人不是賢良的人,某人不是賢良的人。”那不隨聲附和的人,一定是他的同伙;否則,就是和他疏遠沒有相同利害的人;否則,就是怕他的人。不這樣的話,強橫的定會連聲贊同,軟弱的定會喜形于色。因此,事業成功誹謗便隨之產生;德望高了惡言就接踵而來。唉!讀書人生活在當今世界上,而希求名譽的光大、德行的推廣、難極了!

              在位的人想有所作為,聽取我的說法記在心中,那國家差不多可以治理好了!

              6.韓愈傳,原文及翻譯

              韓愈,字退之,昌黎人。父仲卿,無名位。愈生三歲而孤,養于從父兄。愈自以孤子,幼刻苦學儒,不俟獎勵。洎舉進士,投文于公卿間,故相鄭余慶頗為之延譽,由是知名于時。尋登進士第。

              宰相董晉出鎮大梁,辟為巡官。府除,徐州張建封又請其為賓佐。愈發言真率無所畏避操行堅正拙于世務調授四門博士轉監察御史德宗晚年政出多門宰相不專機務。宮市之弊,諫官論之不聽。愈嘗上章數千言極論之,不聽,怒,貶為連州陽山令,量移江陵府掾曹。

              愈自以才高,累被擯黜,作《進學解》以自喻,執政覽其文而憐之,以其有史才,改比部郎中、史館修撰。逾歲,轉考功郎中、知制誥,拜中書舍人。俄有不悅愈者,摭其舊事,言愈前左降為江陵掾曹,荊南節度使裴均館之頗厚,均子鍔凡鄙,近者鍔還省父,愈為序餞鍔,仍呼其字。此論喧于朝列,坐是改太子右庶子。

              元和十二年八月,宰臣裴度為淮西宣慰處置使,兼彰義軍節度使,請愈為行軍司馬。淮、蔡平,十二月隨度還朝,以功授刑部侍郎,仍詔愈撰《平淮西碑》,其辭多敘裴度事。時先入蔡州擒吳元濟,李愬功第一,愬不平之。愬妻出入禁中,因訴碑辭不實,詔令磨愈文,憲宗命翰林學士段文昌重撰文勒石。

              愈性弘通,與人交,榮悴不易。少時與洛陽人孟郊、東郡人張籍友善。二人名位未振,愈不避寒暑,稱薦于公卿間,而籍終成科第,榮于祿仕。后雖通貴,每退公之隙,則相與談宴,論文賦詩,如平昔焉。而觀諸權門豪士,如仆隸焉,瞪然不顧。而頗能誘厲后進,館之者十六七,雖晨炊不給,怡然不介意。大抵以興起名教、弘獎仁義為事,凡嫁內外及友朋孤女近十人。

              參考譯文】

              韓愈,字退之,昌黎人。父親名叫韓仲卿,不出名不沒有官位。韓愈三歲的時候死了父親,被同族的堂兄撫養。韓愈因為自己是孤兒,小時候學習儒家經典很刻苦,不等獎勵來督促。等到考進士的時候,把自己的文章在公卿之間投送,曾擔任過宰相的鄭余慶很欣賞他,積極地稱贊他,因此很快就出了名。不久韓愈就考中了進士。

              宰相董晉出京鎮守大梁,請韓愈作他的巡官。董晉的職員班子撤除后,徐州的張建封又請他去做佐官。韓愈說話直爽坦率,不去刻意躲避和忌諱什么,他的品德專一而正派,不擅長處理一些世俗事務。后來調他去做四門博士,再后來升為監察御史。德宗晚年的時候,朝廷中分了好幾派,宰相也不好好負責。宮市的弊端很明顯,但諫官們反復提意見皇帝也不接納。韓愈曾經寫了幾千字的文章極力批判這件事,皇帝不聽反而很生氣,把他貶到陽山縣做縣令,后來酌情轉到江陵府作掾曹。

              韓愈自己覺得自己很有才,但卻常被朝廷排擠貶黜,就寫了一篇《進學解》自明心志。政府中管事的人看到這篇文章很同情他,因為韓愈很有史學才能,委任他作比部郎中和史館修撰(編寫史書)。過了一年,又提升為考功郎中(大概是負責績效考評的人力資源部官員)、知制誥(起草政令的人),然后封為中書舍人。不久又有看著韓愈不順眼的人,找出他以前的舊事,說韓愈降職到江陵府期間,荊南節度使裴均用比較優厚的條件招待韓愈,裴均的兒子裴鍔凡俗鄙陋,近日回京探望父親,韓愈寫了一篇序文為裴鍔送行,仍然稱呼裴鍔的字。這種言論在朝廷傳播開來,因為這個韓愈又被貶為太子右庶子。

              元和十二年八月,宰相裴度擔任淮西宣慰處置使,兼任彰義軍節度使,請韓愈作他的行軍司馬。淮西和蔡這兩個地方平定之后,十二月韓愈隨裴度返回長安,憑借功勞授予他刑部侍郎,還下詔命韓愈撰寫《平淮西碑》,碑文中韓愈多處記述裴度的事跡。而當時最早進入蔡州捉拿吳元濟的是李愬,他的功勞最大,李愬很不服氣。李愬的妻子出入(或進入)皇宮,于是(或趁機)(向憲宗)訴說(控告)碑文失實,(憲宗)下詔派人磨掉韓愈所寫的碑文,命令翰林學士段文昌重新撰寫并刻石。

              韓愈性情寬宏通達,和他人交往,不論人家升沉盛衰,他總不改變態度。他年輕時和洛陽人孟郊、東郡人張籍友好,當時兩位還沒有名氣,韓愈不辭寒暑,在公卿之間給他倆說好話,推薦他倆,其中張籍終于考中進士,在仕途上很順利。后來韓愈雖然仕途通達,名聲顯貴,常常在辦完公事有空暇的時候,就(跟他們)談話會餐,論文作詩,和過去一樣。而遇到有權有勢的豪門貴族,就像對待奴仆那樣,瞪起眼睛不予理睬。(韓愈)卻很能引導鼓勵后輩,(后輩)十有六七吃住在他家里,雖然有時弄得自己早飯也供應不上,但是仍然和顏悅色毫不介意。他總是把興起名教、弘揚獎勵仁義作為自己的職責。(經他)資助,內外親戚以及朋友的孤女出嫁的總共有十人之多。

              轉載請注明出處華中教育網 » 柳溪韓愈詩詞翻譯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